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滿江南

月滿江南夜夜景,人在紅塵處處心。(空山題)

 
 
 

日志

 
 

这是我的战争——萨拉热窝围城战  

2017-04-27 17:28:51|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岛国家什么时候都是火药桶。

1943年,铁托整肃了其他党派,建立完整的共产党一党专制政权,并将国号立为“南斯拉夫联邦人民共和国”,又称“第二南斯拉夫”。冷战期间,不同于其他的东欧国家,南斯拉夫不依附于以美国为首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和苏联为首的华沙公约组织两大军事联盟,反而与中国等国家一起创立了不结盟运动组织。

南斯拉夫的宗教,民族等历史问题极为复杂,被称为七条国境(意大利、奥地利、匈牙利、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希腊、阿尔巴尼亚),六个共和国(斯洛文尼亚、克罗地亚、塞尔维亚、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黑山、马其顿),五个民族(斯洛文尼亚人、克罗地亚人、塞尔维亚人、黑山人、马其顿人),四种语言(斯洛文尼亚语、塞尔维亚语、克罗地亚语、马其顿语),三种宗教(东正教、天主教、伊斯兰教),两种文字(拉丁文字、西里尔文字)和一个联邦(指的是南斯拉夫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铁托在世时,以巧妙高超的政治手腕和超凡的个人魅力维持着联邦的平衡,但他本人生前已预见如果有天他不在了,这个巧妙的平衡将会崩解。不幸的是,后来发生的事情恰恰印证了他的预言——在1980年铁托去世之后,南斯拉夫的各个共和国和自治省之间的民族问题渐次爆发。

九十年代初期,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简称波黑)由三个民族组成,分别是克罗地亚人,波斯尼亚人和塞尔维亚人。想寻求独立的克罗地亚人波斯尼亚人与反对独立的塞尔维亚人关系越来越紧张,以1992年4月6日欧共体承认波黑独立为导火索,三个同属一个联邦的民族兵戎相见,互相残杀,仇恨一直延续到今天。这场被称为波斯尼亚战争的地狱,持续了三年的时间。

萨拉热窝围城战役是波斯尼亚战争的一部分,它是现代战争史上最长的围城战役(不幸的第一),共被围困1425天,是斯大林格勒战役的三倍,比列宁格勒战役的872天还要多将近六百个日日夜夜。

在波黑宣布独立的当天,塞尔维亚派遣一万名名部队驻扎在萨拉热窝附近的山区进行围城,并于1992年5月2日开始进行围城。城内保卫政府的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共和国军虽然有七万人,但是装备训练远逊于塞尔维亚部队,所以无法突围。

围困开始了,城外的塞尔维亚军队持续对政府守卫军进行炮击,城内的塞族军队则控制了大多数的军事要地以及武器供给。塞尔维亚人同时在城内安排了狙击手,若干条街道在狙击手的威胁下变得相当危险,在这些道路边常能见到写有“小心,狙击手!”。一对25岁的情侣在试图突破狙击手的封锁时被射杀,他们于1993年5月19日,逃离被围攻的萨拉热窝时,被杀于著名的Vrbanja桥(狙击手的走廊)。因为在交战双方都有熟识的人,本来讲定在两人出城期间,双方协定停火。但两人踏上桥上时,枪声突然响起,男方首先中弹身亡,女方稍后亦中弹,她爬向男方,抱住对方尸首,15分钟后亦气绝身亡。

美国记者Mark H. Milstein当时正好在附近避难,目睹到这对情侣倒下的一刻,他拍下照片,成为当时的国际要闻。

讽刺的是,这对至死不渝的情侣,如同很多波斯尼亚的夫妇一样,来自与不同的民族和信仰背景。男方是塞尔维亚裔的波斯尼亚人,而女方是波斯尼亚克裔的回教徒。他们的故事在1994年被拍成纪录片,片名是《萨拉热窝的罗密欧与茱丽叶》(Romeo and Juliet in Sarajevo),以此向世人展示战争的痛苦,以及不同族裔依然可以相爱厮守的真实故事。

对城市的围困意味着物资的高度缺乏,而物资的缺乏又让治安彻底崩溃。数以千计的平民惨遭杀害、强奸,疾病和饥饿无时无刻不在困扰人们。一位波斯尼亚的幸存者写下了《One Year In Hell》的文章记述了围城时的所见所闻:

“过了一两个月,匪徒们开始结伙,横行肆虐。把医院变成了屠宰场。警力彻底消失,八成医院员工逃走。”
“三个月后,关于第一批死于饥饿或寒冷的人的消息四下传开。我们把废弃房屋里所有的门窗都拆了下来,连同地板和家具当作木柴。许多人死于疾病,其中大多数因为恶劣的水质(我家有两人即死于此)。”
“钱很快变得毫无价值,人们开始以物易物。一个牛肉罐头可以换取占有一个女人个把钟头(令人难以启齿,但这就是现实)。多数卖身的女人是绝望的母亲们。”
“实力由人数决定。独居者即使有武器也几乎毫无悬念地难逃被劫掠并杀死的命运。”
“无论如何,当战争结束时,我们松了一口气。在战争中哪方是正义的根本不重要。”
“二十年过去了,但一切就像昨天一样历历在目。我学到了不少东西,人生观也变了。我懂得了坏事随时会发生,也不再相信任何政府和权威——因为每次发生前,他们都在声嘶力竭或故作平静地向你保证一切正常,不必担心。下一次是什么?地震、海啸、内战、外族入侵、恐怖袭击、经济崩溃…… 具体是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总会有下一次的。”

1996年2月29日,停战后的4个月,代顿协议签署后的两个月,萨拉热窝围城战结束。

2014年,乌克兰的游戏工作室11 bit studios以此为灵感开发了电子游戏《这是我的战争》(This War of Mine),游戏于在2015年独立游戏节上,获得了塞尤玛斯·麦克纳利年度独立游戏奖和最佳叙事奖提名,并最终赢得观众奖。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