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滿江南

月滿江南夜夜景,人在紅塵處處心。(空山題)

 
 
 

日志

 
 

美国亚裔:永远的外国人  

2016-06-07 10:21:25|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28 年,美国加州圣何塞市,一名叫Vaishno Das Bagai的印度籍移民租了一间房,打开了房里的煤气开关,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年仅37岁。13年前他就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来到旧金山打拼,“梦想着有朝 一日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他衣冠楚楚,像真正的美国人一样,讲英语,穿西装三件套,在旧金山的菲尔摩尔街上开了一家杂货店,兼做进口生意。但当Bagai 一家打算搬到伯克利时,周围的邻居锁死了他家房门,Bagai一家只好原封不动地把行李拉回去。1923年,Bagai发现自己成为了反亚裔法律的牺牲 品: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亚裔移民不属于白人,因此不能归化为美国公民。Bagai的社会地位就这样被剥夺了。1913年加利福尼亚《外国人土地法》把种族歧 视合法化,确保白人的商业和土地不被亚裔蚕食。由于这部法律,失去社会地位的Bagai也失去了他的财产和生意。更大的打击发生在Bagai申请出差去英 国时,美国政府竟然建议他直接申请英国护照。


 


在 纪念1965年10月3日生效的美国《移民与国籍法》50周年的《亚裔美国人奋斗史》(“The Making of Asian America“) 一书中,作者李漪莲写道,这种接连发生的打击彻底击垮了Bagai。在圣何塞的房间里,他留下了一张写给《旧金山考察家报》的遗书,以示抗议。这家报纸发 表了他的遗书,题为“一封自杀者写给世界的信”。“我和孩子都活成什么样了?”Bagai写道,“我们无法行使自己的权力。谁该为这种侮辱和羞耻负责?我 自己,还有美国政府。四处碰壁,无路可退,寸步难行。”


 


Bagai 是所有亚裔美国人的缩影——中国人,日本人,韩国人,越南人,柬埔寨人,老挝赫蒙人和菲律宾人——他们为了摆脱本国的殖民统治或经济苦难来到美国,却发现 这片土地散发着种族主义的臭气。种族主义,就像李漪莲说的,是亚裔美国人共同的烙印。它把23个来自四面八方、文化迥异的移民群体集结到一起,限定了这些 人的就业选择,家庭规模,还有在美国的自尊。如果“亚裔美国人”这个概念真的存在,那就是拜种族主义所赐。


 


几 周前,唐纳德·特朗普在台上粗鲁地模仿日本(或是中国?)口音,并对日本人都是贪得无厌的商人这种固有偏见大加赞赏。在这之前,杰布·布什刚刚澄清了自己 “定锚婴儿”(译者注:孕妇通过“月子中心”来美国生孩子,这些出生在美国的小公民将来可以为父母和家人申请美国身份,这个词有强烈歧视色彩)的措辞“主 要针对亚洲人”而非拉丁美洲人。9月,美国联邦调查局终于撤销对郗小星的指控,这位在天普大学任教的华裔物理学家五月被捕,因美国政府怀疑其向中国泄露超 导技术。FBI声称握有该技术的蓝图,但当独立专家小组测试这些蓝图时,却发现它们根本不适用于涉案设备。“我不指望他们能完全理解我做什么,”郗小星接 受《时代》杂志采访时说道。“但他们在没有咨询专家的情况下就指控我,严重影响我家人的生活,损害我的名誉?他们不能这么做。这不是闹着玩的。”


 


这 些只是最近发生的案例,却代表了背后无数人的遭遇。亚裔美国人至今仍被大部分美国公民归为“另类”。然而一些亚裔美国人却拒绝公开抗议种族歧视,部分原因 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相对于其他少数群体还是更“高等“一些。同时,亚洲人在美洲长达5个世纪的历史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记忆。


 


李 漪莲写道,第一批来到北美的亚洲人是菲律宾船员。16世纪晚期,这批船员搭上西班牙的船只,其中一半由于肮脏不堪、毒虫肆虐的环境死在途中;当他们终于抵 达殖民时期的墨西哥后,很多人都不想再次横跨太平洋回家了。他们在墨西哥南部城市阿卡普尔科安顿下来,并与当地女性通婚。就这样,亚裔美国人在绝望中开始 了征程。


 


大 部分18到19世纪抵达的移民都来自深受殖民主义压榨的地方,比如中国的广东省,鸦片战争之后这片土地因旱灾和饥荒民不聊生。受到包工头和中介的引诱,这 些来自中国、印度、韩国和日本的男人跨越整个半球,去到英属西印度群岛、夏威夷和美国南方腹地的种植园种植甘蔗和烟草。他们或是所谓的合同工,或是苦力, 每天要工作10小时,一周工作六天,五到六年后才能赎回自由(为了稳住这些劳工,雇主们也会雇佣亚裔妇女作为佣人)。但是,当他们终于恢复自由身后却拒绝 回乡。他们要么羞愧(因为实际工资远没有他们向亲友吹嘘的那么高),要么是因为孤独寂寞和当地的女人结婚,又不能举家搬回去。李漪莲在书中引用了很多移民 寄回家乡的伤感的信,但她没有触及到这些移民身处异乡更深一层的心理活动:对于要不要回乡,许多移民甚至一生都在肯定和否定中挣扎。


 


以 最初到达的港口为起点,亚洲人,特别是中国和菲律宾移民开始向外探索。因此到了19世纪中期,路易斯安那州已经出现一个菲律宾渔村,而古巴的哈瓦那市建起 了唐人街,更别提遍布西海岸的众多华人社区了。李漪莲对这些社区的生活和工作做了详细的描述,还解释了为什么在淘金潮时期中国人选择从事洗衣行业。(当 时,住在旧金山的人把衣服送到檀香山洗比在市区洗更便宜,而中国移民抓住了这个商机。)李漪莲尖锐地揭露了这些移民遭受的种族歧视。中国人在很长一段时间 内都被叫成“老鼠”,“怪物”和“蠢猪”。当时美国劳工联合会会长称,中国人移民到美国是“肉 vs. 米——美国男性气概和亚洲苦力劳工的对抗。”(译者注:在美国人看来,肉食习惯代表强壮,勇猛和男性气概。吃米饭则代表相反的性格特征。从生物学的角度 看,在食物链中,食肉动物居于上游,类比到人类社会,食谱的不同就成为了华人天生地位低下的证据。)


 


1895 年,德皇威廉二世一次在噩梦中惊醒后,请人画了一幅可怕的画作。作品中,天使长米迦勒受到一大群来自东方蛮夷的围攻——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黄祸图》。美国 “淘金热”后,随着越来越多的华人赴美为太平洋铁路那样的大型工程工作,当地反华情绪愈加高涨。1882年,国会以华工压低工资为由通过了《排华法案》, 禁止低技能工人和亲属移民。用李的话来说,这让华人成为了“第一批非法移民”。(正如范佳扬在本刊最近一篇文章中所述,“这个直到1943年才平反的法 案,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将国籍作为排外条件的联邦法律”)被称为“中国人捕手”的特工开始出现在美墨边境,时任劳工部长曾哀叹称,就算在边境筑一道“中国 围墙”也阻挡不了华人移民。1871年,洛杉矶发生了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私刑事件,17位中国男子遭到五百名暴徒的杀害。


 


而 包括印度人、韩国人和日本人在内的其他亚裔也无一例外地要面对美国的排外情绪。一心想摆脱日本控制、争取自由的韩国人,被当成日本国民;印度人则被算作了 英国国民。但由于他们人数上没有华人多,所以“威胁性”显得小一些。然而,种族偏见还是迅速蔓延到了各地。1911年,当时的美国移民委员会认为在三十九 个移民族群中,印度人是“最不受欢迎的移民种族”。华盛顿州贝灵汉市报纸《晨号》的编辑则将印度人描述为“外表丑陋,举止恶心”。1907年,在一片“赶 走印度人”的呼声中,所有南亚移民一夜之间被驱逐出了贝灵汉。(木材加工小镇贝灵汉曾反复上演着接受后又赶走贫穷亚洲劳工的历史。)在另一场著名事件中, 从香港驶出的“驹形丸号”船试图在加拿大BC省温哥华靠岸,打算挑战带有种族歧视性质的《1908年连续航行条例法》(Continuous Journey Regulation law),该法律有一个几近不可能实现的要求,即有意移民加拿大的亚洲人,必须从原籍国家一路不停航地驶达目的地。“驹形丸号”后来被驱逐至英属印度加尔 各答,英国殖民政府监禁了随船人员,另有二十六人因拒捕被射杀。


 


美 国对亚裔的政策在1924年跌至最低谷,一部声称要“保护美国身份的同一性”并拒绝非白人移民入境的法律开始实施。一个所谓“亚洲禁区”横空出世,亚裔移 民被全面叫停。在该法案通过的前后几年内,亚裔的入籍请求无一成功。曾在一战期间为美军作战的锡克裔美国人Bhagat Singh Thind,于最高法院前据理力争,称自己是雅利安人,所以应该被允许保留美国国籍。最高法院以“大多数人本能地排斥与南亚裔融合这一想法”的理由驳回了 他的诉讼。1917年,一名已完全美国化的日裔男子小泽隆夫为入籍而起诉。他援引了自己的基督徒价值观、所受的美国教育、以及他想要“拿回山姆大叔曾给予
我  ”的意愿。但因为不是白人,他的上诉请求被拒。在移民形势陷入最低点后,随之而来的,是二战期间针对日裔美国人的囚禁营制度。


 


后 来,亚裔美国人的命运开始发生转变。各国关系因冷战而重新洗牌。曾被看低的台湾、菲律宾和韩国成为了盟友,官方政策因此不能再像对其他国家一样地针对这些 地区的公民。与此同时,民权运动开始与公开的种族歧视进行较量,针对亚裔的歧视也在斗争之列。林登?约翰逊总统后来所签署的1965年《移民与国籍法》废 除了曾经以种族划分的移民配额,并开放了技术及亲属移民。当然,他这么做并不是为了帮助亚裔;相反,北欧国家得到更高移民配额的事实遭到了希腊裔、波兰裔 和意大利裔美国人的强烈抗议。平日里颇为高调的约翰逊在得知此事后谨慎地表示,该法律“并非重大变革”,不会影响到数百万人的生活。


 


然 而他猜错了。多年后,亚裔美国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亚裔人口从六十年代占总人口不到百分之一,猛增到如今的百分之六,达一千九百五十万。六、七十年 代来美的越战难民使美国亚裔群体以及整个美国变得更加多元化。亚裔女性也开始大量涌入——由于《排华法案》的限制,1900年入美的亚洲人中,女性只占不 到百分之一。亚裔的身影也开始逐渐出现在特定职业,如今这些职业被视为“模范少数族裔岗位”。


 


从 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有两种美国亚裔群体:一种在长达五百年的系统性种族歧视下形成;另一种则组成于1965年移民法颁布之后。这两种亚裔像地壳板块般一 上一下地漂移着,常因碰撞而发出刺耳的响声。虽然华裔与印度裔属于美国最富裕的群体之一,韩裔、越南裔以及菲律宾裔的个人收入中位数却低于全国水平。华裔 整体上的景气掩盖了其人口贫困率高于平均值的事实。2000年的数据显示,亚裔虽然比其他美国成年人更可能拥有大学学历,但同时受教育年限不足四年的概率 也是白人的五倍。更令人不安的是,亚裔群体的名声会随着国内外大事的事态逆转而发生突变,这一点从未改变。如9·11事件后,美国移民及归化局的出入境登 记系统要求对25个国家的移民进行指纹采集和登记,其中有24个为阿拉伯或穆斯林国家(部分项目内容已于2011年取消)。仇恨犯罪已波及到美国锡克教徒 群体,最近的例子是2012发生在威斯康星州的锡克教庙宇枪击案。今年二月,北卡罗来纳州一名白人中年男子枪杀了三名穆斯林大学生,警方称该案“涉及停车 位的长期矛盾”,但一名遇害人的父亲却指出,“我很肯定我女儿感受到了他人的厌恶,她有一次竟对我说,‘爸爸,我觉得那是因为我们的外貌和服饰。’”


 


在一些人眼里,美国的亚裔群体“往坏里说是‘永远的外国人’,往好里说充其量是‘非正式’美国人”, 李漪莲写道。如果亚裔有时在面对种族歧视时保持沉默,或在承受这段艰辛的历史时仍超常努力地工作,并非因为他们想要成为一名“模范少数族裔”,而是因为他们常常别无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