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滿江南

月滿江南夜夜景,人在紅塵處處心。(空山題)

 
 
 

日志

 
 

菲律宾新总统的橄榄枝与南海新动向  

2016-05-20 22:11:35|  分类: 百家争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杜特尔特在大选胜利来临之前迅速向中国抛出橄榄枝,他表示愿意通过和谈解决南海争端,并希望中菲两国共同开发南海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杜特尔特通过发表与中国和解的言论,以缓和中菲在南海问题上的紧张关系,为其后六年的执政生活赢得外交弹性空间。
      
    
2016年5月10日,菲律宾大选产生了新总统——杜特尔特,此人因其硬汉作风和极端语言被称之为“菲律宾版特朗普”。这位通过实干性经验和两极化言论而获胜的新总统给国际媒体和学界留下了深刻印象,人们对于这位菲律宾新总统产生了丰富的联想。国际舆论日益关注这位新总统对中菲关系及南海问题产生的新变量,在某种程度上“杜特尔特”成为当前南海变局的热点之一。至于这位新总统能否有效改善南海紧张环境,让“晴空万里”代替“乌云密布”,这就需要进行客观分析。
      
    1.南海变量的因素
      
    (1)实干经验感知民生重要。菲律宾治理绩效不高,安全环境比较严峻,尤其是南部地区,黑恶势力猖獗。杜特尔特曾担任菲律宾棉兰老岛达沃市市长,他通过三十多年的“打黑”行动极大的改变了达沃市的安全面貌,使之成为东南亚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在治理达沃市的过程中,他对犯罪行为“零容忍”,实施了许多非常规的强硬措施,改善达沃市的安全环境。这些措施颇受西方媒体的质疑,但是深得达沃市市民心意,得到了民众的广泛支持。由此可见,安全是菲律宾人民的重要诉求,是人民幸福生活的重要保障,也是民生工程的重要内容之一。三十年致力于达沃市的安全城市建设折射出杜特尔特在民主机制下重视民生的重要性,选票民主要求理性的政治家服从民众的群体需求,而当前菲律宾民众的经济需求较为强烈,民生的重要指向是发展经济。作为因迎合民生需求而获胜的总统,在其执政期间极有可能尊重民生诉求,积极寻求经济增长空间,扩大经济发展成果。然而目前中国经济依然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与中国经济合作符合菲律宾经济发展的国家利益,搭上中国经济快车也是当前菲律宾大多数民众的总体心声。因此杜特尔特执政期间,民生需求的压力将极有可能使得这位实干的政治家开启缓解中菲南海争议进程,不断修复和扩大中菲两国经济合作空间,借助“一带一路”战略延伸实现中菲两国合作共赢。
      
    (2)两极语言内含现实主义。作为实干政治家的杜特尔特善于运用选举语言谋求选票的最大化,在不同场合针对南海问题采用截然相反的两极化语言来迎合选民心声。在4月24日大选造势言论中,杜特尔特声称自己要亲自驾着手上摩托车登上黄岩岛,宣誓菲律宾的主权。同时在5月7日大选造势会上,批评前总统阿基诺在2012年黄岩岛对峙事件中表现过于软弱。从中看出杜特尔特利用民族主义言论进行选举造势的技巧,这种极端的民粹言论为他积攒了不少人气,使其声望不断提高,人气不断飙升。但是从现实政治考察,中菲南海争端影响了中菲正常的经济交往,对菲律宾的经济长期可持续发展产生了“负能量”,同时当前脆弱的中菲关系一旦紧张加剧也将会出现失控的风险,因此作为现实主义的政治家——杜特尔特在大选胜利来临之前迅速向中国抛出橄榄枝,他表示愿意通过和谈解决南海争端,并希望中菲两国共同开发南海石油和天然气资源。杜特尔特通过发表与中国和解的言论,以缓和中菲在南海问题上的紧张关系,为其后六年的执政生活赢得外交弹性空间。总体而言,无论是与中国对抗的强硬表态还是与中国和解的温和暗示,都是杜特尔特现实主义考量的一种理性选择。作为以逐鹿群雄的总统候选人采用极端民粹言论是其实现其选票最大化的最佳方案,而作为治国理政的总统似乎只有通过经济绩效才能现实民生福利的最大化。因此与中国和解,缓和南海争端,致力于经济发展似乎是菲律宾新政府可以预期的选择之一。
      
    2.南海常量的因素
      
    (1)个人作用服从国家利益。菲律宾新总统为南海问题增加了一定的变数,可能会使中菲不断激化的南海争端有所降温,而已到冰点的中菲关系也将开启“触底反弹”的可能。但是杜特尔特个人作用不应被无限放大,因为新总统不能扭转菲律宾对华的整体战略。作为具有现实主义气质的新总统——杜特尔特或许会围绕菲律宾国家利益对南海政策进行一定程度的战略调整,但是总体战略不会出现根本改变。因为南海连接太平洋和印度洋,是世界海洋的心脏,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与此同时,南海蕴含丰富的油气资源,具有重要的经济价值,南海诸国争相竞取。此外域外大国美国与日本需要菲律宾充当军前先锋角色,为其积极介入南海争端提供法理依据。而当前菲律宾与美日经贸日益密切,日本和美国已然成为菲律宾第一大和第三大贸易国,从菲律宾国家经济利益考虑,新政府不会完全违背美日意愿。至于杜特尔特在竞选过程声称一旦当选总统要与美国断交,也是一种选举语言的游戏,不会“落地生根”。而他为搭上中国经济的便车而对南海问题的和平表态,只是一种现实主义的“权宜之计”,也可能不会完全兑现。因此从南海格局的总体趋势看,杜特尔特的个人变量作用有限。从国家利益出发,杜特尔特能够使中菲在南海问题上达到的最佳状态是“和而不亲”。
      
    (2)中美关系决定南海格局。在南海场域的中菲关系或许是最热闹的,但并不是最重要的。在南海格局中菲律宾的变量并不是关键系数,其中最关键的变量是中美关系。南海对中国崛起具有重要价值,首先它是中国国土安全的重要屏障,是中国重要航道和出海口,对于打破美国构筑的“第一岛链”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其次,南海是潜在能源集中的区域,具有丰富的油气和可燃冰资源,是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能源基地,因此中国对维护南海主权的态度日益坚决,对外部势力的干预日益强硬。而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逐步以守成大国的心态通过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防范和围堵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通过支持菲律宾等国对南海不合法的主权声张,不断将区域问题国际化,不断丑化中国的战略形象,延缓中国崛起的速度。与此同时,日益增强美菲同盟关系,增加美菲军演频次和规模,强化美国在南海甚至亚太的军事存在。中美在南海场域的博弈日益复杂化,因此要真正和平解决南海争端就需要努力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总体而言,中美关系决定南海博弈的总体趋势,而对中国的战略遏制已经成为美国共识,因此未来美国与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斗而不破”将成为新常态。
      
    杜特尔特来了,南海就和平了吗?对这个问题的否定回答将是大概率事件。杜特尔特或许能够打开中菲对话之门,实现中菲关系的软着落,但是改变菲律宾对南海觊觎之心的愿望将会落空。针对菲律宾产生的新总统,中国不应该抱有过度的浪漫主义遐想,毕竟中菲变量不能决定南海格局。即使新总统具有改善中菲关系的可能,给中国解决南海问题提高新的战略机遇,但是改善空间和机遇大小仍值得商榷。因为近期菲律宾就中菲有关南海“海洋管辖权”争端提出强制仲裁结果即将公布,中菲关系会遇到新的挑战,至于杜特尔特总统对中国善意的表态是否能够兑现,需要时间的考验。
      
    (作者为泰国皇太后大学汉学院讲师)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