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滿江南

月滿江南夜夜景,人在紅塵處處心。(空山題)

 
 
 

日志

 
 

“艺术说”圆桌论坛:全球化、中国范儿  

2015-04-11 18:48:46|  分类: 百家争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导语 12月3日,腾讯网2014年冬季思享会“中国说”活动在北京举行。活动第二板块“文化说”,围绕“全球化、中国范儿”这一论题展开圆桌讨论。著名艺术家,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学术委员会副主任韩美林,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总裁任仲伦,著名编剧、导演,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教授曹保平,著名学者、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参与了讨论。中国著名纪录片导演,《创新之路》、《大国崛起》导演李成才主持论坛。

李成才(中国著名纪录片导演,《创新之路》、《大国崛起》导演):近十年来,我一直在拍摄国外的,叫给中国人讲世界的故事,现在我们回过头来,我们要向世界表达中国艺术的时候,到底应该怎么去做?尤其现在大家都来探讨中国文化的复兴。因为我是一个纪录片导演出身,讲究一分事实一分话语的,所以我是看见什么就表达什么。前几年中国在美国的时代广场播放了中国形象片,那里面有袁隆平、吴敬琏、杨澜等等。当时我的感觉就是,中国的形象片怎么会播到时代广场去?而且那里面又不是美国人所能认识的。我当时说,这个东西就像一个中国的黑板报,黑板报就是给内部人看的,人家谁知道吴敬琏这样一个形象?谁知道袁隆平?把中国的几个普通农民放那儿可能更中国化。所以,现在回过头来想,中国文化到底有哪些可圈可点的符号值得向世界进行介绍?中国文化的魅力或者中国符号到底是什么?

中国艺术家需要做杂家

韩美林(著名艺术家,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的魅力是跟中国的实力联系在一起的,但是我们现在是有钱了,可有钱了不一定有文化,更不一定懂文化,领导文化的也不一定是一个有文化的领导。所以,这是个问题。一个国家的魅力不是个空壳,它是有实力的,不像从前专家时代,我就是研究荷花的,你就研究梅花的,现在没这种专家了,现在艺术家要做杂家,不做杂家,不关心这个世界,不关心人民,也不关心我们的民族能当艺术家吗?旧社会戏子、吹鼓手、耍贫嘴的,现在叫曲艺家、戏剧家、电影家,为什么带个“家”?家是杂家,杂家什么都得懂,不懂就还是戏子,还是吹鼓手。还有为什么光民族的不行?民族的必须要创新,没有创新的话,根本谈不上魅力。什么叫传统?反传统的传统就是传统。

美国价值观通过好莱坞电影传播

上海电影集团董事长、总裁任仲伦:刚刚戴锦华教授讲,电影不管怎么样,都还是各个国家文化和形象的一个名片,这是对的。去年年底,奥巴马到好莱坞发表了一段讲话,讲美国因为有了好莱坞而有所不同,世界上有很多人没到过美国,通过美国电影认同了美国的价值观。人们是不是通过美国电影就认同了美国价值观,我不知道,但是通过美国电影了解了美国,了解了美国的生活,我相信它是对的。

好莱坞真正关心的是中国电影市场

原来我也跟戴教授一样在学校里当老师,那时候思考的问题就比较学术化一点,理想化一点儿。2003年5月份到了上影,10月份去了美国,两个星期拜访了美国七个大的公司,他们都问我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中国的盗版什么时候能结束?他们不关心中国电影在十几年以前整个行业影响力多深,只关心美国电影可能在中国有盗版,这个盗版什么时候解决? 10年以后我再去美国,他们又都会问一个问题,就是美国电影如何进入中国市场?

这几年中国电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十年前中国电影的整个产值是九个亿,去掉美国电影和外来电影的将近四亿,整个行业的产值只有五亿,是产值不是利润,背后要养活号称30万以上的从业人员。可想而知,当时很多人靠电影是活不下去的。这几年,中国电影票房去年有240亿,今年预计在290-300亿之间。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引起了美国的关注,但美国真的不是关注中国电影,而是关注中国电影的市场,也就是戴教授讲的,好莱坞下跪是下跪在人民币上,而不是下跪在中国电影面前。

中国市场不能只成为外国电影的集散地

这要引起我们的思考,中国迅速发展的电影市场不能成为外来电影的一个集散地,中国电影怎么在这样一个蓬勃发展的市场下,赢得自己的市场?这几年我们又提出一个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我们要传播什么信息?从电影的角度来讲,很多形而上的观念、思想,不是电影要去直接表达的东西,可能更多的要表达的是中国人真实的生活,不被掩饰的生活,中国人本身生活的价值观念,表现出他应有的自信、自尊。

外国观众更喜欢反映中国人生活的电影

这几年我跟很多导演合作,刚刚戴老师说的《赵氏孤儿》,我就是第一出品人。我也跟贾樟柯合作了十年,出品了七部影片,他的影片在国外影响更大。我曾经问国外的一些观众和知识分子,我说你为什么喜欢贾樟柯的电影?他们给我讲了一个观点,说很喜欢中国电影但看得不多,有三个人的电影有时会去看,张艺谋的、陈凯歌的和贾樟柯的。我说你喜欢谁的电影?他说喜欢贾樟柯的电影。我说为什么?他说,贾樟柯的电影是中国的生活电影,陈凯歌跟张艺谋的电影是中国的戏剧电影。他们认为贾樟柯的电影反映了中国的生活流也好,生活常态也好,这些东西使得他们可以更贴近真实的生活,其他的导演可能更戏剧化,离生活更远一些,这是给我的一个启发。所以,我们今天要传播的,在电影的从业者来讲,可能要更多地传播中国人的真实生活,真实情感,很真诚地去传播。我觉得,这是我们其中之一的选择。

韩美林(著名艺术家,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学术委员会副主任):我是从农村来的,我们的艺术大篷车37年了,每年都跟老乡们一起上山下乡。所以,我两个多月的构思稿够我用150年的,真是用不完。上万的构思稿,在哪里?就是生活。还有中国文化多么有魅力,我们古人早就走向了世界了,现在唯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我们得跟上这个时代。可是我们总有一些造谣文学、造谣历史剧,这些题材根本就不是生活里来的,怎么能拿到世界上去呢?我们还是人民艺术家吗?一个相声1280块,旧社会也没这么卖过!唱一个歌30万?我心里想的是这些东西,不能再搞那些粉饰了!

李成才(中国著名纪录片导演,《创新之路》、《大国崛起》导演):韩美林老师80岁还这么有激情,对中国文艺现象发出了真挚的批评。刚才韩老师一直在说如何表达,他要说的中国符号应该是中国生活的一部分。如果说中国文化五千年美的历程,它的重要的脚印到底是什么,我觉得这个东西现在已经是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比如说我曾经问日本的平野次郎先生(音),那是日本非常著名的一个学者主持人,我说你怎么能做到这么厉害的一个人?他说我就是按照中国的一首诗去做的,朱熹有一首诗叫《偶成》,他随手给我写下来,“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未觉池塘春草梦,阶前梧叶已秋声。”他说我就是按照你们中国文化去做的。我觉得那才是中国文化的意思,我们老是泛泛地在讲,我一听中国文化上下五千年渊源流长就紧张。我们在给外国人、给我们孩子介绍的时候,到底要给他介绍中国文化怎么可爱,要抚摸哪一部分东西,还是要具体讨论的。曹老师是做电影艺术表达的,请您从艺术角度或者从电影角度,谈谈中国中国文化符号?

电影是民族文化表达最有价值的符号

曹保平(著名编剧、导演,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教授):电影作为一个民族或者一个国家的符号的诉求,它肯定是最有价值和最有意义的,这点我们在世界电影的范畴里都可以看到,好莱坞电影更不用说,就看周围国家的电影。从我开始学电影开始,看那一批日本电影导演,包括黑泽明、小津安二郎和其他在世界电影有价值的,所有的表达都是日本的,日本电影的脉一直延续下来,到今天我觉得它都没有断,包括最近有部片子叫《如父如子》,很像我们《亲爱的》那部戏,是一个关于家庭关系的戏。日本电影不急不躁,那种对于文化的追求和表达,到今天一直有。同样印度电影、伊朗电影,都有。

现在谈中国电影作为民族符号是奢求

但回到中国电影来谈,我觉得其实还是有一点奢求。我们现在没有时间去谈电影作为一个民族符号或者作为具有中华民族色彩的或者我们文化根的东西,这在我们电影里其实是缺失得非常严重。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有,政治的原因、意识形态的原因,包括其他审查等等诸多方面的原因,都会带来问题。

部分中国电影毫无价值观表达

刚才任总说去年有200多亿,希望今年300多亿的票房,当然你也能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先能把这个盘子做大,才有更多的机会和更多表达的可能。中国电影确实在今天是一个比较热闹的事儿,它盘子也做得足够大。但是今天的中国电影大多数是两类,一类是没有任何价值观,几乎可以说没有价值观的表达,就是唯金钱马首是瞻,这个现象太普遍了。因为经济利益的驱使或者票房的驱使,电影已经没有任何的标准和底线了,不要谈任何文化的诉求。

另外的一类是,中国电影文化诉求在一些电影里有承载的,但这个承载不是中国的,它是西方的,包括一些形而上的表达。当然我们也可以说普世价值是人类共通的东西,一个电影里你的价值诉求可能东方的或者西方的都会有,这没有问题。但是不管是伊朗电影还是日本电影,甚至包括韩国电影,都能从中找到作为民族独有的,作为电影的手段或者形式表达的东西。而对于我们来说,这个东西现在非常少,原因是刚才我说的各种原因。

中国电影要想有思想需要好环境和有人坚守

真正意义上作为儒家文化或者中国文化几千年来延续下来,一定有民族的最骨子里的东西。作为电影的诉求和表达,你有没有去找和有没有找到,我觉得这个距离都非常远。我们有一些相对有思想和有表达的电影,但是它有可能并不是非常民族的或者非常中国化的。很多意义上貌似是一些很有思想表达的电影,但它的思想表达实际上是西方的,而不是东方的,不是中国的、中华民族的。要想找到我们那种东西,我觉得它其实还是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一个好的环境,需要一个不急不躁,每年都有一些人很稳当地在做自己坚守的电影。可是我们现在很少能有人去做坚守的东西,因为环境处于一个急剧变化中,大家都很躁,我觉得问题在这儿。所以,我是觉得比较艰难,很不乐观。

李成才(中国著名纪录片导演,《创新之路》、《大国崛起》导演):有人说过电影在中国是赢得票房失去尊严,因为它背离了电影的初衷。当然我觉得可贵的是,现在电影市场已经起来了,只不过现在我们按照商业的维度要求它,未来有艺术的维度,还有其他的诉求,我们要更宽容一点来看待中国的电影市场,它会越来越好。

第四位嘉宾是马未都老师,他已经成了持有中国文化的公众人物,他既是学者,又是博物馆的馆长。请他来谈一下中国的艺术符号或者中国范儿。

中国餐饮最能在国际上代表中国范儿

马未都(著名学者、观复博物馆馆长):什么叫中国魅力和中国范儿呢?中国餐饮,这是中国魅力、中国范儿,其他都不能代表中国魅力和中国范儿(掌声)。美国是用好莱坞打遍全球的,它用好莱坞电影征服了全球,包括非洲的土著,什么字儿都不认的,他认得成龙,这是好莱坞。我们能不能通过我们的餐饮打遍全世界,让他们都吃上中国饭,他就觉得这个国家好。我老觉得只要你这个胃爱上了这个国家他就有无尽的遐想。还真不是开玩笑,我们今天唯一具备打响全球的范儿就是我们的餐饮,可惜我们的餐饮在国外都做得不好,都是小门小店儿,弄得都不够排场。看人家,全世界的肯德基、麦当劳都是美国文化,除了好莱坞文化就是它的快餐文化,它一万多个店开在全世界各个角落,你到哪儿吃都一样,但是你到中国来它确实不一样,为什么呢?中国人快把美国人逼疯了,我们的麦当劳、肯德就有蛋花汤、麻婆豆腐、炸油条,按照这个下去,只有中国的肯德基和麦当劳有颠勺,没什么新鲜的,一定往这个文化发展。中国文化是可以把全世界文化逼疯的文化,不管什么东西到我们这儿,装到篮子里就是菜,先把它弄进来再说,进来我们再改造它。

如果落到电影这个主题上,我们的艺术都是一种很含蓄的,不便于直接表达的,但电影是直接表达的艺术,所以,它不大适合表现中国人缠绵的爱情。那些东西都不够使的,你除非脱衣上床,否则他不知道什么叫爱情,你挤眉弄眼他看不懂,通过电影几个镜头极短的时间把人丰富的内心表达出来是非常难的事情。在今天这样一个市场下,我们的电影基本上是向技术层面发展,艺术已变得不太重要。好莱坞大片已把过去奉若神明的电影蹂躏至死,你再说电影拍得好,它今天有一个东西很残酷——叫市场,没有市场注定要死。所以,我们今天谈文化,我真的觉得有点儿奢求了。

李成才(中国著名纪录片导演,《创新之路》、《大国崛起》导演):艺术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我前段时间看本书叫《解析文明》,就是看艺术和科技的,里面核心的一句话就是,艺术是一个求真的过程,和科学一样,跟大家分享,谢谢各位!

 

结语

中国电影等媒介作为文化传播的载体,逐渐获得了世界的关注。也许现在世界看重的是中国市场,但我们要相信,坚持做贴近人们生活的好电影,电影将会是民族文化表达最有价值的符号。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