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滿江南

月滿江南夜夜景,人在紅塵處處心。(空山題)

 
 
 

日志

 
 

生命本质的孤独  

2015-02-10 11:43:06|  分类: 读书与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本质的孤独 - 空山鸟语 - 月滿江南

 

生命本质的孤独

 
来源\蒋勋《孤独六讲》
 
儒家的群体文化避谈死亡一如避谈孤独,一直影响到我母亲那一代腊月不谈

“死”或其谐音字的禁忌。即使不是腊月,我们也会用各种字来代替“死”,而

不直接说出这个字,我们太害怕这个字,它明明是真实的终结,但我们还是会用

其他的字代替:去世、过世、西归、仙游、升天……都是美化“死”的字词。

死亡是生命本质的孤独,无法克服的宿命。法国存在主义哲学家萨特说过,

人从出生那一刻起,就开始走向死亡。他有一篇很精彩的小说《墙》,写人在面

对死亡时的反应。他一直在探讨死亡,死亡是这么真实。庄子也谈死亡,他最喜

欢做的事就是凝视一个骷髅,最后他就枕着骷髅睡觉。睡着之后,骷髅就会对他说

话,告诉他当年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是庄子迷人的地方,他会与死亡对话。

生命本质的孤独 - 空山鸟语 - 月滿江南

 

相反的,孔子好不容易有个特立独行的学生,问他死亡是什么,结果马上就

挨骂了:“未知生,焉知死”,可是,怎么可能不问死亡呢?死亡是生命里如此

重要的事情,一个文化如果回避了死亡,其实是蛮软弱了。儒家文化固然有乐

观、积极、奋进的一面,但是我觉得儒家文化最大的致命伤,就是始终不敢正视

死亡。

儒家谈死亡非得拉到一个很大的课题上,如“舍生取义”、“杀身成仁”,

唯有如此死亡才有意义。所以我们自小接受的训练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死亡,可

是人的一生有多少次这种机会?

小时候我总是认为,如果看到有人溺水,就要不假思索地跳下去救他,不管

自己会不会游泳,如果不幸溺死了,人们会为我立一个铜像,题上“舍生取义”。

一个很伟大的哲学最后变成一个很荒谬的教条。

如果在生命最危急的情况下,对其感到不忍、悲悯而去救助,甚至牺牲自己

的生命,绝对是人性价值中最惊人的部分。但是,如果是为了要“成仁”而“杀

身”,就变成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了。

就好比,如果我背上没有“精忠报国”这四个字,我是不是就不用去报国了?

忠、孝究竟是什么?当我们在谈孤独感时,就必须重新思考这些我们以为已经

很熟悉的伦理规范。文化的成熟,来自多面向的观察,而不是单向的论断;儒家文

化有其伟大之处,孔子的哲学也非常了不起,但当一个思想独大之后,缺乏牵制和

平衡,就会发生许多问题。检视这些问题并非去否认问题,不能说“今日儒家文化

已经式微了”,我们最底层的价值观、伦理观以及语言模式,在本质上都还是受儒

家的影响,而这里所说的“儒家”早已跳脱哲学的范畴,而是一种生活态度,就像

我习惯在校园发现问题时立刻以系主任的职权去维护学生,这也是“儒家”,为什

么我不让它成为一个议题,公开讨论?

生命本质的孤独 - 空山鸟语 - 月滿江南

 

在我们的社会中缺乏议题,包括情欲都可以成为一个议题。
  从法国回来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私立大学任职,是校内十三位一级主管

之一,当时学生如果要记大过,就必须开会,由十三位主管都同意签字后才能通

过。这件事通常是由训导单位决定,到会议上只是做最后的确认,不会有太大的

争议。我第一年参加时看到一个案例,那是一九七七年发生的事,一个南部学生

到北部读书,在外租屋;房东写了一封信给学校,说这个学生素行不良,趁他不

在时勾引他的老婆,学校就以此为罪状,要学生退学。我觉得应该要了解背后的

因由,当下不愿意签字,当我提出看法时,听到旁边有个声音说:“蒋先生毕竟

是从法国回来的,性观念比较开放。”

听了,我吓一跳,我还没来得及说明,就已经被判定了。

不管是这个案例或是前面提到的自我反省,其实都是不自觉地受到群体文化

的影响,许多事情都变成了“想当然耳”,即使事后发现不是如此,也不会有人

去回想

为什么当初会“想当然耳”。

孤独感的探讨一定要回到自身,因为孤独感是一种道德意识,非得以检察自

身为起点。群体的道德意识往往会变成对他人的指责,在西方,道德观已经回归

到个体的自我检视,对他人的批判不叫道德,对自己行为的反省才是。

苏格拉底被判处死刑时,学生要他逃走,他在服刑和逃跑之间,选择了饮下

毒堇汁而死,因为他认为他的死刑是经过民主的投票,他必须遵守这样子的道德

意识,接受这样子的结局。这才是道德,非如今日社会中,从上至下,不管是政

治人物或市井小民,都在振振有词地指着别人骂:不道德!

我相信,有一天,孤独感会帮助我们重新回过头来检视道德意识,当其时道

德情操才会萌芽。就像阮籍不在母亲丧礼上哭,让所有的人说他不孝,而看到他

吐血的只有一个朋友,便把这件事写在《世说新语》。他不是没有道德,而是他

不想让道德情操变成一种表演。

当道德变成一种表演,就是作假,就会变成各种形态的演出,就会让最没有

道德的人变成最有道德的人,语言和行为开始分离。


空山鸟语编辑

2015.2.10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