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滿江南

月滿江南夜夜景,人在紅塵處處心。(空山題)

 
 
 

日志

 
 

由潑墨畫的“浸漫”談起【原創】  

2014-06-21 17:42:50|  分类: 空山鸟语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画中 - 空山鸟语 - 月滿江南
 
 
由潑墨畫的“浸漫”談起


國畫中我最不喜歡的是工筆, 工筆畫使用“盡其精微”的手段,通過

“取神得形,以線立形,以形達意”獲取神態與形體的完美統壹。

藝術,太過精細,滌除觀賞者咨意想象的樂趣,讓人看到的只是對世

態、物象的模擬再現,少了藝術家與觀賞者的對語,令人失去許多情趣。

相對而言,國畫中我較喜歡潑墨畫,相傳唐代王洽瘋顛酒狂,醉後,往

往“以頭髻取墨,抵於絹素”。朱景玄說,王洽“凡欲畫圖障,先飲醺酣之

後,即以墨潑”,“或揮或掃,或淡或濃,隨其形狀,為山為石,為雲為

水,應手隨意,倏若造化,圖出雲霧,染成風雨,宛若神巧,俯視不見其墨

汗之跡。”

讀了這段描述,我仿佛看到王洽酒至微醺,手捏頭髻取墨潑於絲絹、

紙,使其隨意浸漬,然後執筆引導、並任觀賞者狂想肆意。且觀賞者的肆意

也去之不遠,畢竟藝術家壹支筆,於無聲處潛移默化牽引著妳。

潑墨畫,著重於潑,創作者胸或有鉤壑,卻揣灑灑洋洋之襟懷,將那墨

水潑去。墨汁隨絹、紙紋脈浸漫,信馬由韁,輕重濃淡,全由天定。然後創

作者凝眸專註,將壹己構思與天定浸漫融為壹體,以間捷之筆,勾畫了了,

遂成作品。

我欣賞浸漫的造化,雖無教誨引導的痕跡,仿佛可令觀賞者任意春秋,

然創作者固守自己的思維構想,使觀賞者不離左右,這才是藝術創作的最

佳境界啊!

這是我對潑墨畫創作的臆想,由此及彼到文學,乃至壹切藝術。  

 

 

空山鳥語2014.6.21寫於藍調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