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滿江南

月滿江南夜夜景,人在紅塵處處心。(空山題)

 
 
 

日志

 
 

洪晃:我就是直,大家不习惯  

2014-12-18 10:30:41|  分类: 读书与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晃:我就是直,大家不习惯 - 空山鸟语 - 月滿江南

1男人上半截是修养

家世、情感经历、博客、微博、时尚杂志、主打中国设计师的精品店……这些都是构建洪晃发红的元素。这位中国时尚界和出版界的名人,是个非常乐于表达自己观点的女人。她曾在《三联生活周刊》等杂志上写专栏文章;代表作《我的非正常生活》、《廉价哲学》、《无目的美好生活》,其中《我的非正常生活》销量达20万册,而她开的博客,点击率达千万次。

如果说早年的成名源于其出身背景以及在婚姻上的大胆选择,那么这几年洪晃的名声大噪,却是因为那些掀起多重舆论风暴的新鲜热辣的豆腐块千字文。

总爱写点儿什么的洪晃,对自己的文笔十分有自知之明,她觉得自己既不能风花雪月,又不能愤世嫉俗,只会用大白话的方式,千字式地些对情感的体会、对时政的评论、对生活的吐槽,而这三点,恰恰是洪氏千字文的内容了。洪晃为文,从来不爱端着

男女那点事儿,是洪晃常写的主题。她曾在博客中讥笑痴男怨女,其杂文《男人分两截》相当有名,文章对男人的剖析更是精彩:男人的上半截是修养,下半截是本质。女人嫁给男人,大部分是因为他的上半截,但女人还是应该多注意一下男人的下半截,这才是最根本的东西。中国传统的门当户对的婚姻观在她笔下似乎一钱不值,她曾说不要谈配不配,中国男人不是配的问题,是太脆弱

看似惊世骇俗的言论背后,是洪晃的女权思想在支撑。她会在微博嚷嚷女的被尊重就被称为先生,不被男的娶回家就叫剩女,能干的不得了叫女汉子,还有人说我们不是男权社会这样的愤世嫉俗之语,引来底下一片欲与之在争取女权道路上共奋进的赞和之声。读者因为她的出格而冒冷汗,却忍不住暗暗叫好。这些大实话,有一种自成一格的洪氏幽默,你可以说太痞,也可以说太爽。

2混迹网络,最怕民粹2.5

除了调侃男女关系,在中西方文化之间游走得游刃有余的洪晃,社会观察更是文章不可或缺的主题。这样的社会观察面向很广,她从一场CCTV9英文主持人和老外的微博舌战中质疑中国的软实力究竟为何物,她痛惜在我们的记忆中,有外汇券,有中国人不许进入的商店,叫友谊商店;有中国人不许进入的酒店,因为那里可以住外国人;她从一场西班牙大使宴请中国金融大亨的精彩对话中领悟到中国和外国的区别不是什么开放和封闭,什么人权和仁道,其实就是喝不喝凉汤,吃不吃甜点。

洪晃写社会,总是带着中西方比较的视野,洪晃自己说在她这里东西方文化混得特别好。但即使是这样中西混搭的诙谐杂文,在中国特殊的舆论环境中承受的压力也是巨大的,洪晃不是没有过退缩。她曾直言,网络上的民粹主义是一团负面的民族情绪,而自己混迹网络多年,最害怕的就是民粹2.5。对待人身攻击和谩骂,洪晃也曾身心疲惫,并在专栏里挫败地问大家我是不是该闭嘴。最后,她还是选择勇敢地写下去。她对记者说,自己只是非常看不惯一些中国社会的现实,如果给她一个能解决某个社会问题的权力,她的理想就是实现法大于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有过长期国外生活经历的洪晃,认为国外也有各种问题,但是至少有法律,不是那么野蛮。她依然愿意相信中国会好起来。如果说调侃男女关系和社会观察分别是洪晃公共写作的甜点正餐,那么她所写的生活杂感才是最典型的家常菜。她的生活随笔,从头到脚全是大实话:她大大咧咧地说自己的相貌没走好运,任何看我不顺眼的人都可以拿我的相貌开涮;混迹时尚圈多年,她会码字感慨时尚其实是个包袱,几乎所有好看的东西都不太舒服;11”消费正火时,她在微博上狂泼冷水,我的消费观点和双11正好相反,我觉得物质的东西还是要少一点、但是好一点。不然你的钱包、储藏室和地球都受不了,结果引来大批自称屌丝的网友评论饱汉不知饿汉饥;重视亲情的她深知家庭是人类抵制商业化的最后一个堡垒,却发现在女儿面前,自己的母亲身份已经可以被礼物所取代,于是发问《你的生活外包了吗?》,此刻的洪晃,是一个困惑的母亲,她和天底下所有的妈妈一样,担心孩子的成长,粉丝们晃姐晃姐的叫她,不全是因为她像大姐大,也因为,她确实也像个邻家大姐那样贴着生活。

3从心所欲大女人

这个真性情的老姐姐并不十分爱惜羽毛,她的隐私几乎就是公共资讯。她曾在专栏里写我身上的坏毛病都是从我爸爸身上继承的。我爸聪明不用功,我也是;我爸好吃、好抽烟,不注意身体,我也那样;我爸结过三次婚,我也整整三次,还在比他小得多的情况下,就把这三次都结完了。洪晃在文章里如此坦白私生活,并非因为喜欢,采访时她坦言公众对公众人物私生活关注是我们时代的特点,但是炒作晒私生活还是挺下贱的。我不是很乐意分享私生活的,但是我也不愿意撒谎。她早就已经看透,我相信我有读者,但是所有报道都不会放过我是谁的谁,我再怎么努力也摆脱不了她有名是因为她的家庭背景和前夫这么一句话。这种清醒,成就了这个没有阴影的大女人。

从史家胡同51号这个非凡之地走出来,洪晃身上背负着太多让她喘不过气来的使命感,她的一生都在努力地活出自己的模样,而不要只是成为谁的谁。她靠着那种别人没有的机灵和那股甚至有点混不吝的脾性,横冲直撞,享受生活的快感,终于活成了一个从心所欲的大女人。在洪晃看来,中国人一般都有两面性,公众的一面和私底下的一面。这样就活得很累,伪君子成为普遍现象。如果她不做一个伪君子,也许对公众的意义就大一些。于是这个大女人,丝毫不掩饰自己的身世,不美化自己的形象,不否认自己的女权情绪,她好像有一种把一切都看得透里透的寒意,却依然热热闹闹地活成了一团火焰。

洪晃的红,源于她身上鲜明的反差:明明来自显赫的名门,却离经叛道得令人咋舌;明明有良好的知识修养,却又极端粗野。很多人如果不去近距离接触这个女人,总怕“hold不住,但如果走近她,就会发现她不过就是一个直来直去却又一派浪漫天真,偶尔爱爆粗口来宣泄情绪的性情中人。当然,如果你靠近她,千万别说假话。

4逐一改变男人的思维会累死

新京报:你一直都走在时尚前沿,新媒体也是一种前沿。如徐静蕾、胡紫微、柴静、李银河等人,都在博客或微博上名气很大,你觉得,在公共写作这块,新媒体平台能否给予女性争取平等发言的新机会?

洪晃:新媒体是让我们社会话语权平等的技术,新媒体在中国的重要性不是成全了我、徐静蕾、柴静这类人,最重要的意义是成全了阿娇这样的女人。

新京报:是好是坏呢?

洪晃:当然是好啦。如果没有互联网,那姑娘就进监狱了。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身上是不是也被公众娱乐化了?

洪晃:我觉得有些腐败势力总是想娱乐化我,我在坚强抗击!哈哈。

新京报:你最近很关注的社会问题是什么?

洪晃:我最近在阿联酋开过一个媒体会议,我的任务是讲互联网时代的女性。我周围的人都基本上穿阿拉伯袍子,男的几乎全是白色,女的都是黑色,而且肯定有头巾。但是谈的都是Facebook3Dprinting,女性在公司董事会的比例。

新京报:你看见周围男女的装扮和谈论的话题,让你有困惑了吗?

洪晃:困惑没有,但是有反省。

新京报:反省什么?

洪晃:我们总觉得如果阿拉伯女人戴头纱,穿黑袍就是屈服于男权什么的。其实她们也习惯了,并不一定不喜欢,而且真的挺美。我也需要告诉我自己不要去judge我不懂的事情。

新京报:那你觉得自己身上有女权主义的思想痕迹吗?

洪晃:我觉得我有女权思想,没有思想也有女权情绪。因为中国是个男权社会,很多事情不公平。

新京报:有人称,中国社会其实对给予女性的自由都是极其有限的。特别是公共事务领域,一旦有出色的女性试图进入公共领域写作,总是会对她们进行一定程度的边缘化,比如挖掘她们的花边新闻,探究她们的身世和情感状况、研究她们的打扮和谈吐……有一种试图将从事公共写作的女性娱乐化的倾向,你认同吗?

洪晃:是的。因为中国文化还是坚信女子无才便是德。我觉得中国人的重男轻女思想还是很严重的。我住在农村,去机场经常用一个在村头爬活儿的司机,有一次他对我说:“你一个女的,怎么老出差?不害怕吗?

新京报:你怎么回答的?

洪晃:我就了一声。

新京报:懒得回答呀?

洪晃:如果我们需要一个一个地去改变中国男人的思维,那我们就累死了!我还是回家写东西吧。

5在中国容易吵架却不容易辩论

新京报:最近又在写什么吗?你曾说过自己不是一个特别会写东西的人,大家之所以爱看你写的东西,不是因为文字,而是因为观点。其实,这些犀利的观点会把你带到公众舆论的环境,被动接受一种judgment(评断)。你本人如何看待这些来自公众的judgment

洪晃:这是一个很正点的问题,我喜欢。我乐于表达观点,因为我挺喜欢跟不同观点的人辩论的。中国人不善于辩论自己的观点,更善于站在道德制高点去judge。这点挺让我沮丧的。

新京报:觉得沮丧的时候你还会斗志满满地去继续辩论吗?

洪晃:我无法跟对我进行人身攻击、或者干脆骂娘的人辩论。辩论是一个文明社会探讨问题的方式,骂娘是一个流氓社会压制异己的手段。我一般不去理睬这些人,但是我如果从此不表达观点,那岂不是成全了那些骂我的人了嘛?我还没那么大度。

新京报:微博上很容易就引起大众掐架,逐渐就失去了理性。

洪晃:在中国,很容易吵架,不容易辩论。

新京报:你的文章素材都有什么?你觉得自己的文风是怎样的?

洪晃:我挑的素材必须是我有观点和知识的,这是一。第二是有点社会共鸣吧,找大家关注的事情。我的文风谈不上,但是我尽量保证好玩,别太端着。

新京报:不过,我觉得你的专栏文章有很多都涉及中西方(尤其是中国和美国)在价值观和文化习俗上的差异,这种中西比较的观点,是妙手偶得还是刻意而为?

洪晃:这个不是有意识的(行为),只是我有几个角度去看问题。大部分时间里我更欣赏欧洲人的态度,美国人挺讨厌的。

新京报:说美国人讨厌主要是哪些方面?

洪晃:美国人的精英和中国的权贵没啥区别,美国人的消费主义生活方式快把地球报废了,美国人是伪君子。

新京报:不过,你在博客和南都专栏里写的文章,关注的公共议题还是不少的,我觉得你的文章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任何私人话题最后都能引到社会问题上。为什么?

洪晃:我就是想分享,很多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但是我觉得有社会性,我就会琢磨,如果我想明白了,就会写东西,还有好多想不明白的。

6女性从事公共写作需要不妥协

新京报:作为一个名女人,你觉得自己成功吗?

洪晃:我特别讨厌成功二字,跟一个邪教差不多,毒害了两代中国人。而在一个拜金的社会里,钱是唯一成功的衡量标准。在这个体系里,我是失败的楷模。但是我人品很好,信誉不错,不说假话,不急功近利,我就一乐呵呵的性情中人,我挺幸福的。

新京报:那你愿意成为一个怎样的公众女性?

洪晃:我希望大家能分享我的观点,我能用文字去激励大家独立思考。

新京报:有人都说你特,有没有想过别人为什么骂你?

洪晃:我还真的不是太去琢磨骂我的人。如果是说我怎么不好我会听,骂人就算了。我冲吗?我就是直,大家不习惯。

新京报:作为一个名女人,你觉得自己最吸引公众的特质是什么?最不希望公众给你贴的标签是什么?

洪晃:我很真诚。这是我有读者的唯一原因,这是我的特质。我不希望给我贴任何标签,最讨厌是拉家带口的标签和人身攻击的标签。

新京报:你觉得在中国,女性从事公共写作,需要具备怎样的条件?

洪晃:女性自身需要坚持,不妥协。社会环境上应该多为女性写作提供平台。所以,我主编的《ILOOK》从明年开始出版女性小说。

新京报:你定义的女性小说是怎样的?

洪晃:女人写女人的故事。我就是想鼓励女性创作女性的故事,我们社会中的故事很多都是从男人观点出发的,总是丰臀肥乳的。我希望看到女性角度的写作。

新京报:所以写作者都是女性?

洪晃:是的,必须穿裙子。

新京报:就是说必须要很女性化的女性写作者了?如果是只穿裤子的女性呢?

洪晃:哈哈这是说着玩的,其实就是女性角度。女作家穿什么都行,男作者的话,只要穿裙子的。

文章来源新京报书评周刊,转发仅作观点分享使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